新聞網

百花競妍綻芳華


發佈時間:2021-09-13 點擊:1417

春天到了,山科的校園又成了花的海洋。高潔雅緻的玉蘭,嫋嫋婷婷,幽香遠溢;活潑繁盛的櫻花,和光逐風,盈盈淺笑;清俊舒展的連翹,枝枝金黃,飄逸絕塵。還有嬌豔的紫荊,典雅的梅花,含苞待放的牡丹,清香怡人的米蘭……它們高高低低、錯落有致地充實着校園的空間;它們或白、或紫、或黃、或粉,豐富着校園的色彩。它們默默生長,靜靜開放,卻又極其熱烈地點燃你的眼睛,衝擊你的嗅覺,搖盪你的心神,讓你不得不沉醉,不得不由衷地讚歎。
  能夠與這些花兒媲美的,當然是我們的學生。那些青春靚麗的面孔,活力四射的身姿是學校不竭的動力源泉。山科的校園美,美在色彩,美在活力,美在精神。今天我想講講幾個學生的故事。他們有的努力考研,有的尋求保研之路,也有的國外求學。他們就像不同的花兒,各有各的美,但是無不踐行着山科的校訓校風,用自己堅韌不拔的信念和乘風破浪的志向充盈着學校的精神。
  工程力學的李成業是我 07 年來山科後教的第二批學生,因為他,我第一次被學生觸動。開學第一課他就積極主動地要求做英語課代表,他坦誠又羞澀地對我説是內蒙來的。英語基礎不好,所以想做英語課代表。這有點兒讓我驚愕,因為課代表一般是這門科目特別優秀。我很欣賞他的坦誠,愉快的同意。時間過得很快,轉眼他們要畢業離校了。我召集幾個課代表同學一起坐坐,為他們送行。大家七嘴八舌聊起畢業後的出路,有的到企事業單位上班,有的考上研究生。我問李成業今後到哪裏上班,因為我印象中他大一大二時綜合成績在班裏都不突出,就想當然地認為他沒考上研究生。沒想到他開玩笑地跟我説:“老師,你就這麼不看好我嗎?我考上研究生了。”我又慚愧又驚喜,緊跟着問:“考到哪個學校啊?”“大連理工。”大連理工是國內知名高校,他能考取就證明其優秀。他接着談起如何和考研英語搏鬥,如何努力實現目標,目光堅定,灼灼有光。我又想起四年前的他,那個有些羞澀、稚嫩的男生。四年校園時光的磨礪已使他邁向成熟與自信。那一刻,我重新認識了我的學生。
  趙克祥是電子信息科學與技術專業 2010 級的學生,大學英語課堂上他表現不是最優異的,但是認真執着。能夠讓我對他念念不忘的還是這份執着。課程結束後,老師和學生偶爾能在校園碰到打個招呼。可是趙克祥,你不知啥時候他就會出現在你眼前。也許是下課後你正在收拾東西,他突然冒出來,靦腆地説:“老師,不好意思,你能不能幫我看看我寫的作文,我正在準備六級考試。”也可能是在某次會後,他的身影在辦公室門口飄來飄去,先是備戰考研英語,再後來準備考研複試。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為幾乎大多數學生都會頭疼寫作,更別提寫出來主動找老師批閲。可是小趙同學卻樂此不疲,甚是執着。終於有一天他給我彙報好消息:“老師,我考上中科院的研究生了,謝謝你!”我就知道他一定能成功的。畢業後他先去中國工商銀行泰安支行工作,而後抓住機會,又被中國工商銀行山東省分行錄取,工作又上了新台階!我怎能不為我的學生自豪呢?
  九零後、零零後的學生總是被詬病過於任性。但這種“任性”能夠在“堅韌不拔,發奮圖強”的山科精神指引下轉變為一往無前的堅持與勇氣。2017 級應化專業的翟子琦,用自己的保研奮進之路踐行了山科的校園精神。作為班級團支書,翟子琦大一大二都忙碌於班級事務和組織各種工作,以至於成績只在班裏佔到中游,高數成績只有六七十分,她自嘲説“在這種‘絕境’下我還能生出保研的念頭”。保研念頭的生髮也得益於學校開展的創新人才育人活動,讓本科生儘早參與實驗研究。翟子琦在大二初進入實驗室,在老師的指導下做實驗、參加比賽。無數個晚上十一點,衝刺跑出實驗室,卡着最後幾分鐘回到宿舍。兩年的時間,從為一個立項書而哭天抹淚的科研小白到後來參與撰寫發表核心期刊論文,以第一作者發表兩項實用新型專利,並且申請到一項國家級大創項目。為了保研獲得更多績點分,2020 年她開始艱辛的競賽之路。疫情在家的幾個月參加多個國家級省級競賽,在數學建模及英語方面獲得國家級一等獎在內的八個獎項。一切水到渠成,她最終成功拿到中科院的錄取通知。問她這一路努力的感想,她説:“要認清現實,對自己有清晰的定位,然後腳踏實地朝着目的地前進。可能路途艱辛、路旁絢爛,但請你始終不要忘記去追尋終點的陽光明媚。”我眼前這個姑娘,個子高,顏值高,更可貴的是——志向高。
  還有一位學生留給我深刻的印象,雖然他大二就選擇出國留學,但我還是想説説他的故事。他身上閃耀着中國人的志氣,他的堅韌和努力超出我對他的預想。2015 級軟件工程的周廣耀大二選擇去國外學習經濟學。當他跟我説起這個想法時,我覺得難度不小。首先這意味着他高考時付出的一切都付諸東流,其次經濟學對於英語非母語的學生來説難度較大。但他還是堅定信念,一步步考託福,申請大學,爭取獎學金,最終拿到荷蘭鹿特丹大學的錄取通知。凱歌並未奏響,這只是一切磨鍊的開始。在鹿特丹大學的學習沒有使他滿足,他還同時註冊了代爾夫特理工大學的計算機科學工程與應用數學兩個課程。鹿特丹中央火車站可以見證,這個勤奮的中國學生每天早上 7 點半,靜靜等候前往代爾夫特的大巴車。他説:“失敗和挫折一直是我的朋友,即使在荷蘭,我被拒絕的次數,恐怕也是中國學生最多的。能折騰,不怕累,讓我在 N 次失敗後,嘗試第 N+1 次的嘗試。”要知道,他曾經被大學研究項目拒絕,心痛而又羨慕地看到其他同學拿到科研機會。他曾經研討會組隊遇到“壞”隊友,也曾經以一己之力,一個人打敗所有的四人小隊,成為某次研討會年級第一。再到後來,周廣耀組建自己的人工智能團隊,以經濟學專業學生的身份創建了一個新的 AI 模型。他不斷嘗試,在一次次挑戰中抓住機遇,成功申請到一所美國大學的科研助理位置。目前他在準備畢業論文,備戰新的學業征程。他認為自己不是一位傳統意義上的好學生,既沒有年級前 5% 的 GPA,也沒有精於世故的情商。但可貴的是,他有中國人的志氣與韌性,不怕跌倒與嘗試,不斷地成長與創造可能。
  春日遲遲,卉木萋萋。正如這滿園的繁花不能閲盡,學生的故事也不能盡數。他們就如同這些花朵,在春光中爭奇鬥豔、盡展芳華。多麼有幸做個園丁,可以呵護、陪伴花兒成長,欣賞花開的鮮妍,品嚐果實的甘美。我也相信,在山科這片沃土培育出的花,即便今後栽種在其他地方,也依然承傳着科大精神,必然會為國家為社會開出燦爛的花,結下豐碩的果。
  (作者呂曉瀟,文學碩士,外國語學院副教授,碩士生導師,南開大學訪問學者。

  分享:

相關新聞
 
網絡新聞投稿郵箱: net092280.hnhsqg.com
山東科技大學新聞中心 版權所有